FF仅保留500名核心员工 恒大贾跃亭纠纷谁是赢家

  法拉第未来对员工停薪留职的传言回应称,因暂时性现金流困难选择留下约500多位核心团队成员,并有望在12月前获得融资。

  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今日对媒体报道的大部分员工将停薪留职的传言做出了回应。FF表示,“选择留下了约500多位员工核心团队成员,其中主要为完成FF 91量产和交付的工程研发、生产制造及供应链团队。”

  FF内部邮件表示,因恒大健康违约,FF正在面临暂时性的现金流困难,导致其不得不立即采取临时措施应对。在未来两个月左右的过渡期内,今年5月1日之后加盟FF的员工大部分将会在11月和12月停薪留职;对于5月1日之前加盟的员工,将会继续留在公司推进FF 91 量产交付工作,但工资需要临时下调。

  同时,内部邮件还称,预计此次的临时措施会持续到12月底,但这将取决于正在积极推进的各项融资进展。据FF内部人士透露,通过寻求融资,公司非常有信心在2个月左右的时间内恢复正常运营。

  据昨日报道,FF一名美国员工称,从2018年11月1日起,大部分员工将要休假(furlough),只有少部分员工留下。据该员工预计,留下的人少于100个,并且只拿最低薪水,此状态预计至少会持续两个月。而且该员工表示,FF10月21日发布降薪裁员通知后,已经解雇了约200人,主要是任职尚不满半年的新员工。10月下旬的工资只发放了80%。

  雪上加霜的是,据The Verge昨日报道,管理层决定本周关闭公司位于加州加迪纳的总部和位于加州汉福德的工厂的部分业务,防止公司在新投资到来之前倒闭。Faraday Future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也在周二辞职。至此,FF的三位联合创始人仅剩贾跃亭一人。

  继10月初FF称恒大健康拒绝提供新一轮融资以及10月中旬FF中国公司欠薪风波后,恒大与贾跃亭的纠纷进入了第三轮,双方FF争夺战开始白热化。

  10月25日,FF要求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对恒大的仲裁终于出了结果。此前FF因恒大健康拒绝提供融资而提出仲裁。

  同日,FF发布声明称,“FF申请紧急仲裁全面获胜,正式开放全球融资”,恒大健康则称,“仲裁员驳回SmartKing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同意其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

  10月27日,FF官方微信号再次发布声明,称外界对公司仲裁胜诉的赔款出现错误解读,甚至蓄意搬弄是非,混淆视听,企图蒙蔽FF全面胜诉的真象与事实。

  声明称,恒大健康公告故意把另一仲裁中FF的诉求与本次紧急救济混淆,给资本市场释放了错误信息,严重误导股民,更是制造了违背法律事实的舆论,蒙蔽了媒体和公众。

  面对FF的指责,接近恒大的消息人士称,鉴于FF及贾跃亭在严正声明中偷换概念、混淆视听、误导公众,目前恒大内部正在与律师团队研究,考虑对FF及贾跃亭提起诉讼。

  据业内人士分析,从目前双方发布的声明和公告来看,FF提出的仲裁分为紧急仲裁和最终仲裁两部分。紧急仲裁中,FF提出的是“5亿美金替代融资权的申请”,该部分获得了仲裁庭的支持,据此FF宣布大获全胜。

  但有法律界人士表示,紧急仲裁属于紧急济助措施,在法律上不存在获胜一说。这也与恒大随后披露的细节相符:作为临时救助措施,为支持SmartKing的业务发展和保护股东的共同权益,仲裁员同意SmartKing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后估值,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并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华中科技大学兼职教授余丰慧表示,“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也学会了‘和稀泥’的意识,使得双方都胜利了,而又都没有‘胜利’。”

  从融资权分析,FF确实胜利了,但我们需要注意恒大提出的“价格不能低于恒大购买其股份美股的价格,且融资额不能超过5亿美元”这条要求。

  以时颖20亿美元获得45%的股权计算,FF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44亿美元,而不超过5亿美元的融资额度,也就是最多出让11%的股权。从第一大股东的控制权来说,恒大则是胜利者。

  实际上,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并非判定谁输谁赢,而是在最终裁决之前,不希望FF因再次到来的财务危机导致早早破产。这从紧急仲裁中“驳回FF要求彻底剥夺恒大融资权的诉求,驳回FF提出的解除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的申请”一条就可以看出。

  纠纷的结局将由最终仲裁决定。腾讯《棱镜》援引仲裁专家表示,“恒大并未根本性违约,贾跃亭要求‘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全部权利’的仲裁请求有一些勉强,不一定得到仲裁机关支持。”

  而在仲裁程序进行期间,变量之一不仅是FF能否引入新融资,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FF能否按时量产。FF与恒大的投资协议中规定,FF必须在2019年一季度前下线第一辆量产车,否则贾跃亭的FF控制权将易手给恒大。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法例第609章《仲裁条例》并未规定仲裁程序的最长时限,但除特定情形之外,最终裁决通常是终局的,经法院许可,可按执行法院判决的方式强制执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