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报道:双桥头村电视台被责令停办

- 编辑:admin -

核心报道:双桥头村电视台被责令停办

  记者了解到,除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播放碟片的双桥剧场两个栏目外,其他的节目都是自己制作的。

  村委会主任刘军利困惑的是,电视台不让办了,该用何种形式来做好农村的宣传工作?农村在宣传方面的空白该谁来填补?

  西安市广播电视局事业技术处处长荆毅称,该局的处理意见是,责令该村摘掉“双桥电视台”的牌子,停播节目。

  双桥头村为了搞好村里的宣传工作,由村委会牵头,办起了一个像模像样的村办电视台,这件事一经本报报道,引起了社会上广泛的讨论。国家广电总局明文规定:村级单位不具备办电视台的资质,“双桥电视台”必须停办。这件事情给一手筹划、创立起村办电视台的双桥头村村委会主任刘军利留下了很多疑问。内容积极、群众喜爱的村办电视台怎么就违规了呢?如果不能办电视台,该用何种形式来做好农村的宣传工作?农村的精神文明建设该怎么搞?农村在宣传方面的空白该谁来填补?4月28日,记者再次来到双桥头村,对此事跟踪报道。

  在“双桥电视台”的办公室记者看到了一张节目表,主要节目罗列如下,18:35,双桥电视台序曲(台标);18:39,节目预告;18:40,生活小窍门;19:00,转播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19:35,街头巷议;19:45,戏曲曲艺大串联;20:00,双桥新闻;20:10,双桥剧场。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除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播放碟片的双桥剧场两个栏目外,其他的节目都是自己制作的。“生活小窍门”的内容包括教观众做菜、日常保健知识、变废为宝等;“双桥新闻”主要报道村上一些大的会议、通知;“街头巷议”是村上最近最新、大家最关注的一些话题;“戏曲曲艺大串联”把村上秦腔自乐班的表演搬上了荧屏。群众对这些本土文化非常欢迎。

  谈到节目的制作流程,“生活小窍门”的制作人兼主持人方萍说,因为条件比较简陋,他们制作的节目有些粗糙,但还是尽最大努力。“我的节目是每期10分钟,节目的素材一部分来自网上,一部分是一些碟片,都是我亲自查阅、整理的,整理好素材后,就把这个过程让摄像录下来,刻成碟,每次节目时间到了就播放。”

  “双桥新闻”的制作人是一名叫吴琼的小伙子,吴琼承担着采访、写稿、播音等多种工作。吴琼说,每次采访完后,稿子都要由副台长、总监、正台长审验,审过了才能播出。“虽然覆盖的范围只有我们村,但我们做节目都是一丝不苟,严谨认真。”吴琼说。

  “双桥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文化水平怎样呢?谈到这个问题,村委会主任刘军利拿出了一个记录本,他说:“当时我们招聘的时候,对文化程度的要求是高中以上,现在的工作人员都能达到这个水平。几个记者是大专毕业,我们这样的经济能力,要求太高了,人家也不愿意来。”在这个本上记者看到,吴琼,大专毕业,爱好电视,曾参过军;方萍,欧亚学院毕业……

  双桥头村办起村办电视台的想法是什么呢?问到这个问题,一手筹划、创立起村办电视台的双桥头村村委会主任刘军利说:“2005年年底我担任了村委会主任之后,一直想着用一个什么样的办法把农村的宣传工作做好,让大家不再沉迷于麻将、扑克牌,而是投入到积极向上的文艺活动中来。我就想到了办一个电视台,让村民参与进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这项工作也被写入2006年的工作计划中,大家都很赞成。但由于资金不到位,这件事一直到2006年年底才着手做,而且是村上有爱好电视工作的人拿出自家的设备,帮着村上积极筹备电视台,村上的投资有4万元左右。元旦的时候,电视台就开始试播了,2月15日,我们电视台自己制作的节目开始播出,当天还在村上举行了一个开播仪式。”

  刘军利告诉记者,村上的人对上电视都非常重视,有一次要拍村里秦腔自乐班的秦腔节目,一个村民花了1000多元买了一身行头,电视台渐渐转移了村民对麻将、扑克牌的兴趣,的确活跃了大家的文化生活。刘军利说:“我们也在一直思索,除了把政策宣传好外,怎样能让我们的节目更加贴近百姓,我们有一期节目,把村上年纪大的人叫在一起做访谈,让老人们谈谈双桥头村村名的由来,村子的历史,让年轻人更加了解双桥头村。这期节目播出后,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昨日,西安市广播电视局事业技术处处长荆毅称,看到《三秦都市报》对此事的报道后,他亲自去了双桥头村调查,情况与本报报道的基本相符。荆毅说:“双桥头村筹办电视台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他们对相关的政策、法规不了解,这点村干部也承认了,我们国家对办广播电台、电视台的管理非常严格,以前有线网络辐射不到个别地区的时候,我们也批一些点,让他们自办电视台,但现在网络辐射得很全面,我们也不再批台了。一句话,不管想法、出发点多好,政策不允许,就不许办。”

  荆毅称,对于双桥头村自办电视台一事,西安市广播电视局的处理意见是,责令该村摘掉“双桥电视台”的牌子,停播节目,将电视台从开播至今的过程形成文字材料,上报西安市广播电视局,西安市广播电视局再将此事上报陕西省广播电影电视局,届时给媒体一个答复。

  记者在村里走访时了解到,老百姓对这件的议论有褒有贬。村民胡女士说:“我们村的电视台办得挺好的,丰富了大家的文化生活,还有村里人自己的秦腔自乐班,还能学做菜,我经常看,觉得很热闹。”另一位村民赵先生则有不同的看法,他说:“我认为村办电视台毕竟能力有限,工作人员的专业素质还有待提高,如果把握不了舆论导向,出了什么差错,那就很危险。”

  提起电视台停办,村委会主任刘军利禁不住潸然泪下。他说,这个电视台是他一手筹划、创办起来的,就像他的一个孩子。突然要停办,他心里肯定很不舍,很难过。刘军利说:“电视台创办以来,工作人员心很齐,在3个月没有拿到工资的情况下,还是很认真地做节目,经常忙得废寝忘食,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电视台的节目得到了全村人的欢迎,丰富了老百姓的文化生活,也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我想不通,我们在一心一意做好事,为什么到头来反倒成了错误呢?”

  刘军利说:“国家的政策我们一定会遵守,如果这个电视台的确不能继续办,我们肯定要停。但我想到一些问题,现在城中村的村民都不种地了,打麻将、打扑克牌就成了他们最主要的娱乐项目,这样下去对农村的精神文明建设没有益处,我们自己的电视节目却能很好地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引导大家进行健康、向上的娱乐活动,同时还宣传了党的政策、方针。我之前还有一些设想,比如定期让村干部在电视上公布自己的工作情况,让干部面对镜头回答老百姓的问题,这也是一种监督的方式。可电视台不让办了,这些设想就只能是空想了。我现在很困惑,该用何种形式来做好农村的宣传工作?农村的精神文明建设该怎么搞?农村在宣传方面的空白该谁来填补?这些问题必须尽快得到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