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丨李咏离世他说别送花就送话筒吧

- 编辑:admin -

热点丨李咏离世他说别送花就送话筒吧

  她写道:“在美国,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永失我爱。”

  随后,倪萍、章子怡、冯远征、潘长江、林志颖、孙茜、迟帅、蔡远航等明星纷纷发文,悼念李咏。

  “砸金蛋还是砸银蛋?” 李咏主持的《非常6+1》《幸运52》让许多人记住了的经典手势和幽默诙谐。而后主持春晚更让李咏成为央视综艺“一哥”,让全中国熟知。

  李咏的出道算是顺风顺水,科班出身,1991年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后进入央视从事编导工作,而后成为《香港沧桑》纪录片解说,最后凭借主持我国第一代益智问答综艺节目《幸运五十二》红遍全国。

  在李咏出现之前,没人能想到会有这样一个长头发,穿着瘦腿裤和花西装,长相并不俊朗的男人主持中央电视台的节目。

  在那一时期科班出身的央视主持人中,李咏最不按常理出牌,曾经有一篇报道这样描述李咏——

  至少有100个领导曾经表达过对李咏发型的不满,“一个央主持人,头发弄得乱七八糟”。他一开始进入央视的时候,不管是台风还是台下的言谈举止,总会让一些人不满意。尽管他是科班出身,但他主持“非常6+1”和“幸运52”的时候,跟以往“字正腔圆”端着主持的人完全不一样。他自己说:“在台上从来就没有站直过”。

  李咏诙谐的主持风格很诙谐有别于以往央视正统的主持风格,这让在央视主持的李咏一直备受争议。

  “最初对我的风格争议非常大,认为我打破了规范,认为我过分了。听到那些争议,我反而感觉到了窃喜,一个人有争议时,就是他还要成长的时候,所以说我好的不好的我都听着,好的地方我就发扬。话语形态上度的把握,分寸感,这些我接受了。发扬的就是我的自然流露,在舞台上的这种真实。”李咏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的采访中回应争议。

  李咏曾回忆自己在上大学后好几个月都很自闭,不喜欢和同学来往。同学眼中这个男生很怪,不说话,走哪儿都背个画夹子。

  但哈文的出现让李咏有了改变。哈文是李咏的同学,从宁夏考到广院学播音的,起初李咏发现这个女孩侧面很好看,轮廓清晰分明,于是每天上课就用笔给女孩画画,两个人就画到了一起。

  而后两人成为同事,哈文成为央视春晚导演。李咏在台前,哈文“藏”在幕后。李咏曾笑言,老婆是老板,自己的工资由老婆发。

  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李咏都非常在意哈文的意见。他曾自曝与哈文结婚后一直想当“丁克”,谁料哈文突然想要孩子,没过多久就说怀上了。一开始,两个人以为怀的是个男孩儿,后来生出来是个女孩儿,两口子顿时傻眼。李咏愁眉苦脸地跟哈文说:“老婆,你看着我,看着我的脸。你说就我这张脸,扎俩小辫儿,那得什么样儿啊?闺女长大了还不怨我一辈子?”

  李咏曾写文章向妻子深情表白:“结婚十几年,我对婚姻的定义是‘像雾像雨又像花’。激情似火的日子当然已经走远,剩下的是一种亲情,一种相互的牵挂和寄托。我以为,这就是最深的爱了,深到无以形容。”

  之后他做老师、读博士、活跃在卫视和央视的舞台上,还主持了《中国好声音》……有人说他比在央视更忙了,他描述自己的日子是“其乐融融、挣钱养家、准备学业”。

  近几年,李咏剪掉了标志性的头发,换成了利落的短发,架着一副黑框眼镜,面貌焕然一新。当时不少网友调侃他大叔逆袭成潮男。不过据李咏透露长发也是哈文拍板才剪的。

  李咏与妻子女儿在微博上的互动,也让大家看到他更生活化的一面。2年前,李咏还带着女儿一同接受GQ访问。

  当时李咏还给出了自己好爸爸的标准:“第一条就是责任心,第二是多少能挣点儿钱,最后一点就是能够平等。在家里和在外人面前,都能与家人平等相处。”

  李咏说:“我不是认准了它。我进入社会的第一份职业就是它,至今思考的也是如何能不断进步。我对职业没有任何要求,我只会反问职业对我有什么样的要求。假如有一天我就算愿意抛头颅、洒热血,但这份职业已经不需要我这样的人了,那我就退休在家,安度晚年。”

  在2017年11月23日,李咏于感恩节发布最后一条微博,感谢了妻女以及所有人,哈文则在下方甜蜜互动:“感恩节快乐。”今年5月3日,哈文也晒出图片为老公庆祝生日。

  在李咏患病期间,外界基本没有收到他患病的消息,也许是他想把美好的一面留给大家。

  在李咏的自传《咏远有李》里他曾提到,自己已想好了在告别仪式上放的遗言——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告别仪式,劳累各位了,你们也都挺忙。今天来的都是我的亲朋好友,既然不是外人,我也没跟你们客气,走之前都说好了,今儿来送我,就别送花了,给我送话筒吧。我希望我身边摆满了话筒。人生几十年,一晃就过,我李咏这辈子就好说个话,所以临了临了,都走到这一程了,还在这儿说话。没吓着你们吧?”

  直到做这条微信的时候,作文君都不敢相信这件事。作文君也是看着李老师的节目长大的,印象中的他幽默风趣,永远都是充满活力,从没想过他会以这种方式离开观众。也许像文中所说,他是想把美好的一面留给观众,这可能就是作为主持人的他在生命最后时的敬业。李老师,一路走好!